*引夢*


黑白館的夜,依舊如常燈火通明。

這晚,應該是要等孟藏從林家回館,由眾人各自報告進度,順便釐清狀況。可是等到了十二點,孟藏還沒有回來,眾人已經隱隱有些不安了起來。

孟藏不太喜歡手機,所以經常忘了充電也就擱著不用,打了電話到林家,卻發現林家的電話不通。

擅養獸靈的蘇染,只好放了獸鷹去探消息,沒想到孟藏沒找到,倒是吞鬼跟著回來了。這下眾人都開始有些著急了。

「妳問牠啊!孟藏到底怎麼樣了?」關平個性急,可是面對獸靈他又無法溝通、無計可施,只能乾著急。「吞鬼不是都住在瓷狗裡?怎麼跑出來了?發生什麼事了?」

「你不需要一次問二十個問題吧。」蘇染白他一眼。

「他只問了四個。」無法忍受錯誤的丁丁糾正著,然後,當然也很公平地得到白眼一枚。

蘇染不理兩個笨成一團的傢伙,伸手輕輕撫摸著吞鬼。

她知道以吞鬼的個性,要是孟藏出事,牠絕對不會這樣悠閒地跟獸鷹回來,要是貿然急急追問,吞鬼要是感到不被信任,耍起脾氣,那就什麼都問不到了。

果然,安靜了一會兒以後,吞鬼發出了低低的聲音。

關平這次儘管著急得要命,卻也乖乖閉嘴不出聲。

「吞鬼說孟藏受了點傷,但是不嚴重,所以讓牠先回來了。」蘇染翻譯著。

「受傷?!」關平皺起眉。

「牠說牠還吞了一隻幻蟒靈。」蘇染解釋著,又安靜了幾秒,像是在聆聽吞鬼的聲音,表情突然有了微妙的變化。

「怎麼了?怎麼了?」關平這下按耐不住。

蘇染頓了頓,像是有些不敢置信。

「牠說……主人回來了。」



當孟藏回到黑白館時,時間已經是半夜一點多了。一進館內,就看見三人神情不安地在沙發上等他,看見他進門,連忙迎上來。

「你沒事吧?吞鬼說你受傷了?」關平急問著。

果然,看孟藏臉色有些蒼白。

「一點小傷。」孟藏淡問,臉上還是若無其事的神氣,到了沙發上坐下。「你們怎麼還沒睡?」

「你這樣搞誰睡得著啊?」關平怒瞪他,見他撩起袖子露出前臂上五道鮮血淋漓的烏黑爪痕,眉頭皺得更深。「丁丁,去拿急救箱。」

細看那爪痕帶著黑氣,不過顯然孟藏已經緊急處理過,將體內大部分的邪氣逼出,只剩下皮開肉綻的外傷。

「這傷是怎麼回事?」蘇染接過丁丁拿來的急救箱,快手快腳地替他處理傷口,一面問。「你不是去林家看阿志的情況嗎?怎麼會有幻獸?又怎麼會受傷?」

「對啊,有事你怎麼不通知我們?」關平皺起濃眉。

「知道我受傷,至少讓我休息一下吧。兩位。」孟藏苦笑著,接過丁丁遞來的茶水,喝了一口才慢慢說道:「今天我到林家的時候,察覺阿志的情況已經很嚴重了,所以當下決定要召喚他的生靈歸位。」

「這種事情你居然自己做?」關平大吼。

『生靈歸位』並不是一般招魂這麼簡單,通常,生靈在回體的路上,一路會引來各種冤鬼、惡鬼、大鬼、小鬼相跟,眾鬼通常察覺到有可以棲宿的活體時,就會像飢餓的狼群一樣一湧而上。

一般不太有道行的術士,通常做『生靈歸位』的時候,知道凶險多,成功機率小,但為了展現功夫,常常會選擇碰運氣,只純粹做召喚的動作,而不會費心去護持生靈安全回體,所以經常在做完『生靈歸位』後,回到肉體的魂魄根本不是原本的人,只是個路過鬼魂,但通常客戶見到家人甦醒無事,也會選擇忽略個性大變或是不認識任何人的異常情況。

但,像孟藏這樣的人,絕對不會去做這種無良的事情。他既然選擇做『生靈歸位』,一定會將生靈平安送回。

「這個儀式對施術者也有凶險,你昨晚並沒有做施術的準備,怎麼會這麼突然?」饒是平日也稱得上黑白館第二號冷靜的蘇染,也不禁有些責難之意。

「當時阿志的氣場已經非常微弱,不做不行。我也感應到林家祖上應該有人做過福澤萬民的善事,所以祖靈力罕見的強大,庇佑阿志歸位綽綽有餘,加上吞鬼今天精神很好,可以應付,在天時、地利、人和之下,才決定直接施術。」孟藏解釋著。

「那又怎麼會……?」蘇染困惑。

「失算。」孟藏淡淡地說。「我沒料到阿志的生靈被惡靈所困,當時情況危急,我只好進去替他擋一擋。」

「擋一擋?!!你這傢伙……」關平臉色鐵青,氣得說不出話來。

「用……用元神跟惡鬼打嗎?」連丁燁都懷疑自己聽錯了。「元神……怎麼可能打得過?」

「錯誤示範。」孟藏抬了抬包紮好的手臂。「所以就受傷了。」

蘇染沉默了幾秒才小心翼翼地問:「吞鬼說『他』回來了?」

「那叛徒,哼。」關平不以為然地低嗤一聲。

「他今晚並沒有現身。」孟藏臉色無異,自若地回答。「不過若不是『他』,恐怕我跟阿志都回不來了。」

孟藏若有所思,說起了當時的情況……



孟藏燃符設下結界,暫時抵擋了四個惡靈的攻擊,連忙回頭吩咐阿志。

「跟著紙鶴走,它會帶你回肉身,切莫遲疑。」說完,見他仍在猶豫,連忙大喝一聲:「走!」

阿志才如夢初醒地連忙跟著紙鶴逃離。阿志前腳才踏出,結界已經被惡靈震碎。

「你是誰?為何阻擋我們?!」

「去死吧!」

惡靈們朝他張牙舞爪撲來。孟藏沒料到這四個剛死不久就成惡靈的魂魄會有這麼大的力量。他連忙遠退,再次施咒佈陣,心裡知道事情不妙。

這裡畢竟是死靈的地盤,任他再有修行,元神的力量依舊很難和他們抗衡。

他只能邊擋邊退,不停佈陣,他心知元神的力量會隨著每次施咒而變弱,最後就算不是被惡靈吞噬,也會耗盡力氣而亡。

心念電轉,他決定不再佈結界咒,他退出屋外,決定以自己最強的天生『引夢』靈力與之一博。他口念咒語,頓時狂風四起,四周的景象開始迅速旋轉模糊。

他要將引鬼魂進入他們心裡深處最美的夢境,只要他們對世間還有所沈迷,他們就會陷入夢境無法自拔。只要在阿志平安回去之前,惡靈們沒有從夢境中清醒,一切就可以平安度過。但一旦惡靈發覺一切都是做夢,他們就會馬上清醒。而他屆時,也將不會再有任何力量與之相抗,只能等死了。

他靜心持咒,時空扭轉,當盼盼、小J、花生和小桃子的靈體再次衝出結界,踏出屋外時,他們各自進入了自己的夢境……





每個人都希望自己的人生是個美夢。

所有的慾望都成真。

所有的人都愛自己。

最好永遠不用醒來。

這一個晚上,被怨氣和仇恨腐化成惡靈的盼盼、小J、花生和小桃子,都進入了一個再也不能忘懷的美夢。

夢裡,他們回到了人世。他們得到所有想要的,掌聲、榮耀、名譽、美貌……和許多許多的愛。他們不用擔心失去、也不再害怕失敗。

他們站在世界的頂端,被深愛的人緊緊擁抱,被所有的人讚美和喜愛……沒有人願意從這樣的夢中清醒──包括他們在內。

孟藏確認了靈體成功被引入夢中後,替自己爭取到一點時間離開。回到林宅時,他的元神已經十分虛弱了,但他明白惡靈隨時會醒來,所以他不能冒任何風險。

仗著最後一點力量,他在林宅門口藉著屋宅原有的靈氣畫出最後一道結界。正當他要燃符時,他察覺到一股強大的怨靈惡氣正朝林宅撲來。

這股怨氣比才四個惡靈加起來還要強大,顯見是已經死了許多年的怨鬼。

孟藏意識到他所使的結界不能阻擋這股怨氣入侵,但他盤算著,只要能緩上一點時間,讓自己和阿志成功回到肉身,那麼憑藉著歸位後他所能發揮的靈力和吞鬼的力量,要保全林家絕對不是難事。

咒一燃,他結起手印低念起密咒。耳裡聽見女人淒厲尖嘯之聲,幾乎要震碎耳膜,而那尖嘯隨著怨魂快速的襲近,越來越響。

「還給我!還給我!」

伴隨著清晰刺耳的叫聲,孟藏結印的右手驀然一陣劇痛。

那厲鬼居然無懼於結界之威,伸爪探入緊緊抓住他的手臂。孟藏微驚,站穩腳步,有些無奈地想,這回可換他要被鬼抓了。

既然原本的計畫註定要失敗了,孟藏知道,今日恐怕在劫難逃,為今之計,只能用「那個」咒語了。

他重新結起手印,正要念出咒語時。

一個熟悉的男音突然在他耳邊響起。

「還不是時候。」

下一秒鐘,他只聽見那厲鬼慘嚎一聲,放開了他的手。

接著,念頌心經的聲音響起。

「……觀自在菩薩,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,照見五蘊皆空,渡一切苦厄。舍利子,色不異空,空不異色,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;受、想、行、識,亦復如是。舍利子,是諸法空相,不生、不滅,不垢、不淨,不增、不減……」


頓時溫和的佛光籠罩著林宅,妖魔鬼怪皆奔逃四竄。

孟藏知道是「他」在千里之外施法護持,微微一笑。

這傢伙功力進步得真快。

他知道時間所剩無幾,連忙回神歸位。

清醒後,他吐出方才跟林先生要來用以淨身的清水,水色卻不再清澄,已是濁黑一片。



「……大概就是這樣了。」孟藏講述完畢,一片鴉雀無聲,每個人心裡同時湧上了一種難言的恐懼。

孟藏經歷的一切實在太過凶險!居然要動用到玉石俱焚的終極咒術……如果不是「他」出現,他們差一點失去孟藏!

儘管此刻孟藏安好地在黑白館裡,但眾人都感到有些發冷。他們難以想像這麼親密的夥伴萬一發生了什麼事情,他們該怎麼辦才好……

「那傢伙……」關平終究是直性子,率先打破了沉默,只不過想起當年背叛師門的同門師兄,還是不以為然。「總算做了件好事。」

丁燁由於入門晚,並不知道「他」是誰,不過見其他人臉色不怎麼樣,也很識相地不多追問。

「對了。」蘇染轉移了話題。「阿志的情況怎麼樣了?」

「很不好。」孟藏蹙起眉。「他的生靈歸位了,也清醒了一陣,但是他被餵食過死屍,所以氣場變得非常混雜,可能要調養好幾年才能恢復正常。」

「這整件事太奇怪了。」關平想了想,提起今天他和丁燁去調查的結果。「那四個作者如果是一年多前在說鬼之夜死亡的,也算是新鬼了,怨力大到足以聚集三魂七魄掙脫地靈限制已經很罕見了,現在居然還用死屍餵生靈這麼邪門……到底是在幹什麼?」

「無論幹什麼都不是好事。」蘇染道。「他們恐怕已經害過不少人,才能弄到死屍。」

「嗯。」孟藏疲倦地揉揉眉心。「這件事情疑點太多、也太複雜,恐怕也不只是召喚怨靈而發生意外這麼簡單了……我明天會查查餵食生靈死屍的相關資料。蘇染,妳那邊查的如何了?」

「沒有。」蘇染其實已經調到了說鬼當晚的帶子了,但見他臉色不好看,也就決定暫且不提。「大家都累了,不如先去休息了。」

「對啊。」關平也有意讓孟藏休息,大聲附和,一面打了個哈欠,先行起身準備離開。「有什麼事情明天再說吧!」

「晚安。」丁燁跟著起身。

這一晚,眾人心裡懷著千百個疑問,各自回房休息了。

明天,又會是新的一天。





然而,黑白館熄了燈,夜晚卻沒結束。

這晚的靈異板上,又出現了Jones000的新文章。

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作者:Jones000(等)
標題:視訊

miminjo是個大二的女生,是我的朋友的女朋友,去年夏天死在電腦螢幕前,死因是心臟病猝死。

大家都不清楚她為何年紀輕輕,也沒有病史,會突然暴斃身亡,卻沒有人知道∼她是活活嚇死的……



那天晚上,她一如往常地在網路上用視訊跟朋友聊天,過了一會兒,朋友有事情離開了座位,只剩下miminjo無聊地在電腦前看文章。

她等了又等,朋友始終沒有回來。

幾分鐘後,她聽到沙沙沙的聲音。

她忍不住跳回msn視窗想看看朋友在幹嗎?

只是視窗跳過去,朋友的座位依舊是空的,她正想關閉視窗,忽然看見自己的視訊格好像有點奇怪……她傾身想看得更清楚。

只見影像中,她身後正有一團影子,正慢慢地、慢慢地靠近她。

她先是嚇了一跳,猛地轉過頭,卻發現身後什麼也沒有。再回頭,卻發現視訊格裡,自己身後的影子靠得更近了……慢慢地、越來越近……

那影像……像是披散著頭髮、滿臉是血的女人

她害怕得動彈不得,正不知道該怎麼辦時,朋友的視訊格出現了人影走動,

太好了!朋友回來了!雖然隔著網路,但是至少她覺得至少有人能幫她

她也不等朋友坐下,顫抖地求救:

「小蘭,我……我覺得我後面好像有人……好……好恐怖……」

「是嗎?」

朋友終於坐下,出現在視訊格裡。

「像我這樣嗎?」

視訊格裡,女人一臉的血,眼球掉在眼眶外,咧開的嘴角還帶著笑……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hihchifan 的頭像
chihchifan

琦世界

chihchif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