惡疫

楔子

 

白光劃過夜空,轟然雷響。

大地震動,大雨傾盆,力道濺起飛泥。

雨水打在她的眼眶上,她疼痛地猛揉起來,幾度想睜開,雨水絲毫不給她嘗試的機會,一次次朦朧她的視線、刺痛她的鼻腔,眼淚終於被逼得潰堤而出,幾個小時以來累積的驚恐憤怒情緒也一併爆發。

她崩潰地大哭起來。

她發誓過不哭的!

無論那些人怎樣排擠她、奚落她,她都不會為她們卑劣的行為掉眼淚!

可是……可是天好黑,她好冷好累而且好害怕。

全身的力氣像被抽空,她癱軟地跌坐在泥地上,埋頭哭泣。

或許她根本不該逞強來參加班級旅行的,明明知道沒有人想跟她一組,沒有人歡迎她,可是她的倔強和自尊不容許她退縮。

她以為只要清清白白、問心無愧,她一定可以得到大家的諒解,所以她一直忍耐著。

他們卻不給她證明的機會!

他們怎麼可以為了她沒做過的事情懲罰她?

她好冷,好想回家。

她不知道自己是被刻意或是不小心遺忘在景點,總之,當開始天氣變天要提早離開時,她並沒有被通知到,當她照著約定時間來到停車場時,停車場已經空空蕩蕩了。

原本抱持著一點希望,希望有人會記起她,會回頭找她,可是她等了又等,直到天色完全轉暗,雨越下越大,她才開始害怕起來。

難道他們想把她丟在這裡嗎?

手機早在上星期就被同學惡作劇弄壞了,路邊的公共電話已停用,她完全被世界所遺棄。

她想過不如留在景點的公廁前,靠著屋簷躲雨,捱到明天早上或許會有人發現她,但公廁裡那慘白的日光燈和大片鏡子卻讓她感到更加毛骨悚然。

她決定沿著來時的道路往回走,儘管雨下得很大,但路邊有路燈照映,不至於太可怕,只要她繼續往前走,或許會有路過的人車好心停下來送她回市區。

她在路邊垃圾桶翻出了一片塑膠袋,遮在頭上,毅然走進了大雨裡。

不過她的決心和勇氣並沒有支撐太久,她走了約莫一個小時候,當一陣大雷落下,路燈嘶嘶閃了幾下,她再度被世界丟棄在黑暗中。

那黑,是伸手不見五指的黑。

但她沒有退路了,勉強自己繼續往前走了好久好久,她終於在疲倦和害怕的雙重折磨下崩潰了。

畢竟她只是一個十五歲的小女生啊……

「為什麼……為什麼要這樣對我……我到底做錯什麼了……」

她跌坐在地上放聲痛哭。

「為什麼要這樣對我……為什麼……」

一次次重複著的話語,是長期隱藏在心中無解的疑惑,像一個被隱藏忽視的傷口,早已惡臭腐爛。

「我做錯了什麼……我到底做錯什麼了?」

她像個憤怒的孩子,用力搥打積水的土地,一次次濺起泥水。

「為什麼……」

——為什麼……

這一次,當她聲嘶力竭地喊出時,她彷彿聽見大雨聲中,出現了微弱的附和聲。

「為什麼這樣對我……」

——我到底做錯什麼了?

那是個女人聲音,極其細微,卻異常清晰,穿透雨水而來,音質力道像是依附在她耳旁的低喃。

一陣寒意猛然爬上背脊,她驚恐地在黑暗中僵直了身軀。

誰在講話?

她瞪大眼睛,一動也不動地凝神傾聽。

那一定是幻覺吧!她一定是淋雨淋太久,生病了,出現幻覺。

——為什麼這樣對我?

女人的聲音從低喃轉而暴戾,在她耳邊尖銳控訴,空氣中突然瀰漫起一股令人作嘔的惡臭。

像是……像是死去的老鼠屍體腐爛的氣味。

她顫抖地握著拳頭,忍著噁心的感覺,大聲地嘶喊。

「誰……是誰在那裡?」

像是回答她的疑惑,閃電破空,帶來光,照亮黑暗中的真相。

她屈起的雙腿前,一個女人,長髮披散,露出一雙鮮紅色的眼眸,正瞪著她看,朝她伸出了一隻深黑色像被燒焦的枯槁手掌。

那女人眼神充滿龐大劇烈的恨意。

——為什麼這樣對我?

那女聲再次響起,她驚恐地想退後,卻動彈不得。

閃電再度亮起。

那隻手更靠近她了。

手指腐爛,露出了細長尖銳的白色指骨。

倏地,它抓住了她的腳踝,白色指骨刺入了她的肌膚,汩汩流出鮮紅血液。

她終於再也無法承受,放聲尖叫……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hihchifan 的頭像
chihchifan

琦世界

chihchif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怪怪
  • 太酷了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