*鬼殺*


如果人生能像一台電視機,貼心附贈一支遙控器的話,此刻關平最想使用的功能絕對是──靜音。

他依舊是動彈不得地躺在病床上,而在他的病床邊,或坐或站圍了好幾個人,有老有少有男有女,有病人有家屬有護士有路人。簡直就是聽臨終遺言的陣仗。

唉,醫院,不是用來靜養的嗎?住院住到門庭若市、遊人如織,又是招誰惹誰了?

「結果我看見、我看見……那個女鬼披頭散髮、穿著一身白衣……」

關平忍耐地聽著耳邊傳來第七百八十四個鬼故事,還有第八百個披頭散髮穿白衣的女鬼,他未癒的額角傷口隱隱抽痛起來。

其實追根究底,還不都是他自己太雞婆,人家醫院鬧鬼鬧得好好的,關他什麼事?就算鬧鬼鬧到替他換藥的護士差點拿原子筆戳他傷口,他也該認命讓她戳幾下就好,反正他都傷成這樣了,有什麼不能忍的?偏偏他就是吃飽撐著又愛管閒事,手癢地替護士小姐畫了一道簡單的避邪咒後,第二天馬上見效,護士小姐不但沒再被鬼纏,還好康到相報,蒐集同事來跟他下訂單,直把畫符當新興手工藝產品,他這廂還想著怎麼拒絕,那廂醫院董事就來高價請他抓鬼,既然對方「誠意」都拿了這麼多出來,他為了黑白館的生計,也只好硬著頭皮接了。

當晚,就見他一身石膏紗布,淚流滿面地抱著面紙坐在輪椅上,被推進傳言鬧鬼的樓梯間和病房,一面喃喃自語,半殘的右手抓著金剛杵顫抖地揮來揮去,猶如失智老人憶當年。照這樣一路把他推到夜市,前頭擺個碗,一個晚上幾千塊應該還是賺得到。

總之,當晚他超度了幾隻大小鬼後,董事滿意至極,不但他的醫療費全免,還自動替他升級總統級病房。

可惜,他這假總統形象太親民〈實話是被鬼打得動彈不得躺在床上〉,從一早就開始接客,來人不是來問抓鬼經驗、就是來大談自己撞鬼經歷,還有重症病房的家屬來問偏方、求香灰,把他的無行為能力當熱心聆聽,眾人講到激情處還跟身邊萍水相逢的路人交流意見、互遞名片,儼然把病房當交誼廳。

反正這兩日,情況已經失控到習慣成自然了,關平無力趕人,只能往好的方面想,他臥病在床為民服務,偶爾還能躺著賺,也算殘而不廢了。

好不容易一路到了晚上九點,清場打烊,關平正想準備休息,角落突然傳來幽幽的聲音。

「關先生,你覺得世界上真的有人可以預測未來嗎?」說話的聲音是個年輕的男聲,聲源處來自關平因受傷頭轉不過去的方位。

「可以過來說話嗎?」關平無奈地嘆口氣,希望這種看不到的死角在房間不是太多……

一個年紀約十六、七歲的少年走到了他眼前,少年的臉上有著明顯的疲倦和悲傷,關平很快認出了他。

他是在換房當天,搬進共用病房的病患家屬。

「你沒有被鬼纏身,你家生病的人也沒有,就這樣,不要胡思亂想,卡早睏卡有眠。」關平說完,就要把病床調平,可是才伸手,那少年說的話卻讓他的手停住了動作。

「我哥哥被鬼殺了。」







「被鬼殺死?」聽到這句話,關平態度嚴肅起來。「你說說看吧。」

「三天前,我哥哥發生車禍,當場死亡。」少年開口道。

「車禍是意外,跟鬼有什麼關係?」關平濃眉一揚。

「如果沒有原因,我當然也不會想到那裡去,可是昨天晚上,我在整理我哥的房間時,他的電腦沒有關機,我過去一看,發現我哥那晚離開家門前,螢幕上是一篇鬼故事。」少年將手上的一張列印紙遞給了關平。

關平接過,迅速地閱讀起內容。



****



作者:Jones000
標題:當我們死在一起


阿強是個出了社會幾年的上班族,每天過著無聊忙碌的生活,
這天下班回家,一如往常習慣性地掛在網路上聊天、閒逛,
一面瀏覽著ptt幾個版面的文章,一面開著msn和大學時代的朋友們聊天。

聊著大學時種種瘋狂之舉,一時興起,
阿強索性約了和兩位大學同窗好友一起去吃宵夜,緬懷一下末期青春。

三人約完,他換上大學紀念系服藍T-shirt,
戴著大學時趕時髦的黑膠框眼鏡匆匆出門了。


這時的他,並不知道自己正要去附的,是一個死亡約會。


三人只是高興地去了夜市、吃了小吃,暢談著工作的不愉快和人生種種,
酒足飯飽,三人決定回大學校園夜遊,
其他兩人搭了阿強的車,一路還有說有笑,直到在那個路口……

一開始,三人同時感到了一股寒意。

那是一種突如其來的感覺,背脊莫名寒毛聳立,
正如千年來人類在遇到危險時身體發出的警訊,
接著,一種強烈的感覺攫獲住三人的思緒,
他們同時感覺到──車內出現了第四個人。

最先看見異樣的,是坐在後座的小李,
他僵硬地看著身旁的位子,在路燈交錯照耀下,正一點一滴地往下沉,
就像……就像有個透明人正在那個位子緩緩坐下。

他瞪大了眼睛,喉嚨發出了乾澀的抽氣聲。
雖然三人在那異樣感覺產生後突然陷入沉默未曾再交談一句,
但此時,車內氣氛已經是異常沈重了。

坐在駕駛座旁的阿明聽見小李的抽氣聲,卻不敢回頭,
他僵直地坐著,雙眼從後照鏡看見了一張陌生男人的臉。

那男人,與他四目相對,緩緩地、緩緩地露出了笑容。
嘴角彎彎揚開,拉扯著往上裂開,一點一滴地拉扯著,
直至翻出了鮮紅皮肉,卻不見停止。

此時小李和阿明驚懼地手腳發軟,根本發不出半點聲音,
而駕車的阿強卻一逕地往前開。

那男人笑嘻嘻地,自阿強身後伸出了手。
那雙手掌並不完整,白森森的骨節爆出了皮膚,正一吋吋地逼近阿強。

小李和阿明在恐懼中,同時閃過一抹阻止的念頭,
可是下一秒鐘,那念頭消失了。

因為,車內正悄悄地、悄悄地出現了第二個、第三個可怕的陌生人……

所有的事情像是在同一刻發生,

阿強耳邊突然聽見了兩位好友淒厲地慘叫聲,
接著,他的脖子突然被緊緊勒住,無法呼吸,
他四肢掙扎著、拍打著,雙腳踢動著,
他想叫阿明和小李救他,卻發不出聲音,
意識逐漸、逐漸模糊了。

就在他陷入黑暗前,視線所見的最後景象,是324……。


****


「你認為這就是你哥哥發生車禍的原因?」關平看完文章,緩緩開口問道。

「是的。」少年點點頭,連忙補充。「我知道光憑這篇文章,當然不足以證明我哥哥的這個有關,可是你看這個……」

少年有備而來,這次遞上了當日報紙,以腥羶麻辣為賣點的報紙大剌剌地刊登了車禍照照片,照片上雖然鏡頭拉遠,打上了馬賽克,但仍讓人怵目驚心。

照片底下,是兩張示意圖,簡單畫了車內三人的情況,畫中駕車的男子表情痛苦,其他乘客則面露驚恐。

「這張圖是根據現場和目擊證人訪談所繪,但實際上示意圖並不完整。」少年說。「根隔壁車道目睹整件意外發生的證人說,車禍發生時,我哥看起來好像很痛苦,像是中風或無法呼吸的樣子,他拼命抓著自己的脖子,車內另外兩人並不只是面露驚恐,而且臉部朝著窗外,雙手拍打的車窗,像是想逃出車子。」

這的確和常理不合。關平默默聽著。如果阿強出現了異樣舉動,其他兩人第一時間的反應應該不是逃出車子,而是企圖幫助阿強或是穩住車子才是。

「我事後找過那個目擊者,他說他如實告訴了警察他所見的事情,但是因為太過離譜,而且他有深度近視,警方覺得他的證詞不可信,所以並沒有採納,後來法醫也證實我哥並沒有中風或是突發性的疾病,所以這證人的證詞就完全被排除,這成了一起普通意外。」

「嗯。」關平低應了一聲,細看著圖片和故事列印稿比對著。

故事中提到了出事的阿強,當晚穿著一件藍色T恤,帶著黑色膠框眼鏡,竟和圖示相同。

少年見他不說話,忍不住繼續:「這些如果說都是巧合,那麼有一件事情卻不可能這麼巧……故事中,阿強臨死前看到了一組數字──324。而這組號碼,正是那輛被追撞的機車車牌後三碼。」

語畢,這次關平難得出現了微微驚訝的表情。

所以一切並非巧合?但這有可能嗎?鬼能預告殺人?

關平思考著,眸光卻落在那張現場照片上的模糊影子,那人影十分熟悉,似乎是他很熟的某人……他瞇起眼仔細看去,想要看得更清楚,耳邊傳來少年接著說下去的聲音。

「還有一件很奇怪的事情,聽說事發現場,交警的隊長曾經下了一個很奇怪的命令,就是要所有的警察跟消防隊員一起念佛號……」

果然是蘇染!關平聽到這裡,終於確定了心裡的猜測,這手筆果然出自於蘇染。

蘇染和他這單打獨鬥、武力解決派不同、也和孟藏的引夢能力不同,她自修行以來,就執著於心念力,她認為如果能控制人心,發出同樣的善念,就能夠度化鬼魂或驅鬼,用比較科學的術語來說,就是群眾心理學。

蘇染認為,鬼只是人的延伸,鬼魂的行為模式其實也和人相仿,同樣的,鬼魂生前既然成為社會中的一份子,那麼習慣群體生活後,群眾意念的趨向也必也會因為慣性依賴而對它產生影響。

為了這個,關平還曾笑過她,要是遇到意念渡化不了惡鬼怎麼辦?難道投書到報紙上用輿論譴責它嗎?

只是……蘇染為甚麼會在車禍現場?又為甚麼沒跟他提起這件事呢?

行動派的關平才想著,手裡已經拿起身旁小桌上的手機,按下了快速鍵,決定直接撥打給蘇染,問個清楚。手機響了幾聲,彼端傳來蘇染的聲音。

「你還不睡啊?」顯然蘇染看過手機顯示,知道是他。

「三天前華江橋下的車禍現場發生了什麼事情?」關平也不寒暄,開門見山地問。「妳為甚麼會出現在那裡?」

蘇染被他這麼一問,先是一愣,才說道:「你問這做什麼?」

關平迅速將事情講述一遍,提到「jones000」時,蘇染輕輕「啊」了一聲,隨即道:「繼續說下去。」

等關平講完,蘇染才開口。「我之所以會出現在車禍現場,是因為這個jones寄了預告信給我,告訴我在華江橋即將發生車禍,但我趕到時,已經太遲了。」蘇染暫時沒有說出生靈被捉走的事情。

「這jones究竟是什麼人?如果他真的能預測事發,那……」關平正要往下說,那少年忽然推了推他,遞了另一份列印稿給他。

「妳先等一下。」關平跟蘇染說了一句,接過列印稿,困惑地揚眉望向少年。

「這才是我要給你看的東西。」少年低聲說道。「這是一個小時前,同一個人發表在網路上的故事。」

關平心一凜,迅速掃過手上的列印稿,臉色頓時大變。

「瓦斯爆炸……?」





就在關平閱讀列印稿的同時,蘇染的電腦傳來「叮」的一聲新郵件通知,蘇染似乎心有,不安地連忙到電腦前查閱信件。

果然,來信的又是Jones0000。



*******


寄件人:jones0000@hatmail.com
標題:再給妳一次機會

今晚十一點水月街將會發生一起瓦斯爆炸案
至於死亡人數……不會讓妳失望的

*******

看完這封信,蘇染只覺渾身渾身發冷,一顆心直直往下沉,思緒正空白,關平低喃的嗓音忽地傳入她的耳中。

「瓦斯爆炸……?」

「嗄?」聽到這四個字,蘇染立時回神。「你也收到信了?」

「收到什麼信?」關平不解地問。

「你剛不是說瓦斯爆炸?」蘇染懷疑自己聽錯了。

「嗯。」關平沈重地應了一聲,解釋道。「我剛看到了jones一個小時前在網路上發表的文章,是關於瓦斯爆炸案。」

「文章中有沒有說死多少人?」蘇染急問。

「沒有。」關平答道,一面簡單摘要著。「文章內容是一棟公寓裡,住著一對兄妹,因為是單親家庭,所以媽媽必須出門工作,將兄妹獨自留在家中,夜裡八歲的妹妹被鬼魂所惑,被牽引到廚房開了瓦斯,十五歲的哥哥聽見廚房有異聲,所以前去查看,但這晚烏雲遮蔽了月亮,窗外透不進一點光,哥哥在黑暗中他什麼看不到,只聽見妹妹嘻笑的聲音,他只好開了燈,就這樣,細小的火花引發了爆炸……故事到此結束。」

彼端沉默不語,關平察覺出她的異樣,問道:「怎麼了?」

「我剛收到Jones的預告信。」蘇染的聲音啞了。「瓦斯爆炸,今晚十一點,地點是水月街,他說,死亡人數不會讓我失望。」

「什麼?!」關平嚇了一跳,在彼端連忙對時。「十一點?現在已經九點多了,只剩下一個多小時,等等……那什麼聲音?妳在幹什麼?」

「你說呢?」蘇染從最初的情緒平復過來,很快將手機接上耳機後,開始迅速地整理裝備。

「妳不要亂來!」關平會意,急道。「瓦斯氣爆的時間地點根本不夠詳細,妳這樣貿然過去太危險了!」

「只要能提早找到惡靈,就還有機會。」蘇染堅決地說著。「目前已知線索是水月街、十一點左右、公寓住宅、單親家庭兄妹,至少不是毫無頭緒,那惡靈我見過,很好辨認,我只要在他們出手前化解掉,一切就能解決。先這樣,掰。」

語畢,蘇染也不理那頭鬼吼鬼叫,俐落掛上電話。她知道正因為自己是黑白館唯一的女生,所以其他人總對她格外保護,其程度之甚,甚至忽略了她的能力,繼續跟關平下去,一時半刻也不可能改變他的想法,不如算了。

蘇染回到靜修室,小心翼翼地從神壇前取下一只古老的木盒子,雙手合十閉目喃念拜請中拿出了一個繡工精緻的紅色錦囊,小心翼翼地放入背袋。

待一切就緒,蘇染在地圖上找尋了水月街起頭處,駕車而去,一面在車上撥打手機給上次車禍現場幫過她的劉隊長。

今日情況複雜,她不可能報警處理,只能請劉隊長幫她以警局的系統找出可能的事發人。

只是……手機那端遲遲沒有回應,直接進了語音信箱。

怎麼會這樣?蘇染心微沉。

不過現在不是猶豫的時候,她很快冷靜下來,開始默想起jones給她的提示和關平跟她說過的故事,希望能從中搜尋縮小範圍。

jones告訴她「死亡的人數不會讓妳失望」這句話,是帶著反諷,表示死亡人數一定不只兄妹二人,而且至少會多於上次車禍死亡的五人。

但就她所知的瓦斯氣爆事件中,通常以煤礦中發生爆炸引發坍塌或是瓦斯管線外洩引發死傷較大,一般民宅發生的氣爆,通常是橫向爆破,經過牆面阻隔,所能影響面積不大,除非是造成樓層坍塌或是引發嚴重火災,否則死亡人數不至於太過誇張,通常老舊的公寓較容易有坍塌或是逃生困難的問題,所以她會暫時將目標鎖定在老舊建築上。

而根據關平的所述,故事中的哥哥因為窗外沒有光透進來,而去開燈,這應該可以縮小至高於路燈亮度所及的樓層、亦或是較為陰暗的角落。

蘇染勉強設定了幾個方向。此時,她抵達了水月街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hihchifan 的頭像
chihchifan

琦世界

chihchif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