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久沒有寫網誌了,大概是有偏激急躁的一面不太想被看見。

難得寫了,是跟霜子聊到最近那個立委偷吃案件,覺得太噁心,明明是外遇了,還有媒體要救他,將他塑造成男人典範,順便還後續報導體貼妻子的深情戲碼,霜子說那就寫到部落格罵啊,我才想起:啊,我有部落格喔~

不過比起那個全民、媒體大追殺第三者的變態激情戲碼,我心裡更難過的是另一則新聞。

 

chihchif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8) 人氣()